www.2158.com
你我相识十四个年华,五千多个日夜,你可曾有
发布日期: 2018-03-29

我们都在猜着对方是否会想自己

我们都在心里 期待着对方先主动

于是 我们各怀心事最后 我们渐行渐远

你我相识十四个年华,五千多个日夜,你可曾有一时,将我放在心上过?顾青绾喃喃自语,竟不知何时来到了忘川,那曼珠沙华开的极好,竟一时看晃了眼。

三途川,奈何桥,一眼望不尽的彼岸花,红的像火的曼珠沙华,火?是了,好大的火,顾青绾烧死在大火里了。

顾青绾站在轮回井旁,想要看看自己的一生,胸口似乎还在隐隐作痛,不是说鬼是不会痛的吗?为什么心依旧痛苦不堪?

那场大火青绾可以逃出去的,却被心上人亲手射杀,箭法当真是极好,正中心口。

“我不甘心,为什么?我顾青绾自问对他一心一意,为何会落得如此下场!”顾青绾嘶吼着,眼中是深入骨髓的恨意。

“不甘心吗?有什么不甘心的,他对你也算是情至意尽了。”一女子漫步走来,语气平淡。

“你是谁?”顾青绾心中隐隐有个答案,却依旧向上前一问。

女子嫣然一笑,“这千百里忘川,唯我一人,名曰孟婆。”

孟婆转身,走向奈何桥,顾青绾不由得竟跟了上去。“顾家行医积德,你尚有三世福报,可得你一问。”孟婆停步问道:“你可愿?”

“当真?”顾青绾迟疑,“若心有两问,可要何种代价?”

“说来听听。”

“一问我心心为他,他却亲手送我入忘川。二问我顾家二百余人血债谁偿?”

孟婆转身看着顾青绾,似有嘲笑之意。“如今你魂归地府,因苏墨一事心生怨恨,欲化厉鬼,竟还能记得你顾家血债。”

顾青绾苦笑,“我顾家不过是那个位子的牺牲品,天子一怒,血染千里,我顾家一世行医,最后不过落得一个满门皆殇,我怎能忘?”

“那好,一问福泽,二问惩戒,第二问的代价……你在这忘川河中走一遭,便如你所愿,可好?。”孟婆笑语盈盈,半点不受顾青绾的情绪影响。三途川的彼岸花开的更艳了,忘川河里的厉鬼争相嘶喊,凄厉哀怨,久久不绝,似是在诉说着什么。



友情链接:

Copyright 2017-2018 sands澳门金沙娱乐场 http://www.eduidu.com 版权所有,未经协议授权禁止转载。